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一位老师对我们韭园酱菜的评价

分类: 关于韭园 | 作者: admin | 发表于 2012/10/06 没有评论


家里有一罐韭园酱菜,第一次吃。不尝不知道,一尝真奇妙。平常只知道天源六必居,这一尝就显出差距来了。倒不是天源六必居不好,想必当年就一小门脸的时候,肯定也是精工细作,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名气。可现如今工业化生产,好处是产量大,供应充足,缺点是少了那份当年的精心。

到网上一查,敢情这韭园酱菜名气老大,我自己孤陋寡闻了。转一段北京晚报吴汾的介绍吧,说起来我们是校友,还是同一届的,可我从来没见过她:

王平镇韭园地处门头沟区中部,背靠九龙山,面临永定河,依山傍水,自古就有栽种蔬菜的历史,尤以韭菜质好而得名“韭园”。因为所产蔬菜质好量多,腌制的酱菜,咸菜,酸菜除了自己吃之外,自古就有销给过往行人和马帮的传统,家家户户都有腌制酱菜的传统和手艺。“韭园”的咸菜通常放在造型古朴的陶瓷坛里,打开坛子,一股咸香带着蒜香直抵你那嗅觉神经系统。用干净无油的筷子伸到坛里把里面的咸菜一样样地夹出来,有豇豆、辣椒、佛手瓜、甘露、菊芋、鬼子姜、苤蓝、黄瓜、大蒜、姜……和别人家的咸菜没什么区别,腌的也是那几样东西,可出来的味道就是不一样,脆嫩清香,甜咸适度,酱香浓郁,爽得很。用当地人的话说,没什么新鲜的,就是在四五百米的山坡上自家种的菜,浇的是山泉水,灌的是农家肥,把菜摘下来后用山上的水把菜洗洗干净就能腌了。

“韭园”的咸菜不是想什么时候腌就什么时候腌,时令也有讲究,就是秋天满园子菜都熟了的时候。腌的时候要用大盐粒子,搁好多大蒜、酱油、白糖、白酒……放在大坛子里,腌上个把月就大功告成了。因为是纯天然古法腌制,不放防腐剂,所以“韭园”的咸菜一般到了来年春夏也就消化得差不多了。因为山上地不多,产量也不大,大概“韭园”人或多或少受了点先人马致远“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”淡泊名利心态的潜移默化,所以也不谋划把个“韭园”咸菜做大做强的弘韬伟略,眼下只是门头沟的父老乡亲能享个近水楼台先得咸的口福。而我,自打尝了这一口之后,破天荒有了让它伴我走过未来岁月的小小期待。

吴汾说的好,我自打品尝了这韮园咸菜,真的就有了以后就只认他的愿望。就在写这篇博文的时候,很想尝试自己动手腌咸菜的冲动。
这是我今天的午餐,一碗白米饭,两根酱黄瓜,一碗火腿萝卜炖鸡汤。火腿是从西班牙马德里一个超市买的火腿骨头,一个多欧元。
饭后再吃一个赣南的脐橙。

 

文章来源:博客转载

 

» 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www.jiuyuanjiangcai.com/jiuyuan/188.html » 英雄不问来路,转载请注明出处,谢谢。
» 您也可以订阅本站:RSS 2.0

目前盖楼 (0)层:

发表评论 »

«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