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山、村落、古道、隘口、小桥、酱菜……

分类: 酱菜品评 | 作者: admin | 发表于 2011/06/02 没有评论


图片:

图片:

图片:

图片:

图片:

西山、村落、古道、隘口、小桥、酱菜,这说的都是哪儿?老北京都不一定清楚。端午的第三天我被朋友们拉着组织,我在地图上推演了半天,才琢磨出这么一个地方,当天往返,能吃农家饭,能徒步,有古迹,有山的地儿界,不容易啊。这个地方我也是多次路过但一次也没真正的走过,所以我挑了这个地方。

既然我没有来过,我更要带父母走一次,因为我每次组织的地方,其实我都带父母走过的,这个地方也能落空,我父母经常说还有什么地方没去过啊?我就可劲的在地图上圈啊圈的,直到我能寻摸到一个生涩的地方。

于是端午节的第二天,我开车上路,朝西边开,把GPS定了位,这是个大概,单程大约是30多公里,过了出品香白杏的龙泉务,然后就是红樱桃的妙峰山镇了,不走109国道而是沿着河床左转下去,这就到了东古石岩了,以前我们经常停在这里一会,也曾进过村子。现在是看到左首的牌楼,韭园,就这里了。

朝里继续开,电线杆上一路绑着京西古道,马致远故居,你想迷路都不是件容易的事,除非真的在小学读了十年。

在上山前还能看到铁轨,如果算计好时间等火车过来那才给劲。过了彩旗招展的架子就是韭园村了,路两旁都是樱桃,红透了,正是采摘时节。韭园韭园顾名思义肯定跟韭菜有关了,过去这里是种植韭菜,还都是 用泉水浇灌。现在这里主打旅游牌,而且是最迷人的古道,在村里能看到大兴土建。西山,尤其是门头沟,因乌金,因莲花金顶,所以基本上京城所有古道都集中在这一带了,西山大路的中、南、北的官山大道遗存至今,以至于周末西山条条“大道”都能见到行走的人。以前走过庞潭古道和玉河古道,这次是王平古道,也就是西山大道的北道了。

从韭园的古道稍微歇了下,我继续往上开,直接到了东落坡村,有停车场。这边的樱桃自己摘要40元,买摘好的大概是20元,山下的要便宜些,但还都是本地的,而到了市内的农贸市场基本看不到本地樱桃了,那都是外地运来的,本市的樱桃在端午这些天都被郊区游的摘光了。

我头前走着,父母在后面慢慢用DV拍摄着山村,山村很舒服,泉水解渴啊,老的三合院、四合院依山而建,错落有致。先看到的碉楼,说是建于金代,石头垒就,四周有气孔或石窗。在窄小的小道上坐着老头和老太太,我问他们能过去吗?老头听不清楚我的话,老太太摇着头,过不去啊!过不去!

继续走就能看到“大寨”的牌子,这可不是农业学大寨的的“大寨”,这更有历史了,相传宋徽宗、宋钦宗二人就被金人囚禁于此过,留下他们的“坐井观天”真实感受,靖康耻。顺着人家院落走过去,然后再下到地里,不多远就能看到“大寨”了,还保留着几段墙。

拽着父母重新回到主道上再继续走,豁然一敞,是个小广场,还有山泉口,有很多人拿着空瓶子在接。然后就看到大拨的武装到牙齿的队伍过来了,很多啊,估计得有40多人,不同的队伍。都在这里歇脚打水然后接着上行,不知道又继续钻那条古道去了。

马致远的故居就在这小广场的下边,走几步就是,果然是小桥、流水、人家,还有个老头的雕像,当然小桥是倍儿新的,故居也是倍儿新的,都是后建的,房子以前的照片我看过,很有沧桑感。让我们回顾一下元代大戏剧家马致远老头的元曲《天净沙• 秋思》吧: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,古道西风瘦马,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。站在故居前,这里绿化的太好了,无法体验当时的感受了,只是想真凉快啊。

落坡村,就是一个绿树掩映下的山村,从外面看去,稍微有点屋檐而已,密实的果树什么的完全覆盖了这个村庄,还有泉水,你说能不舒服吗?难怪这里的人房子都不愿意卖给城里人,只出租。

我想去看看牛角岭关城,于是我让父母在停车场旁的凉亭里等我,我看时间还早,说我大概12点左右下来。

顺着道我就下去了,然后再沿着一条新修的水泥路朝上走,我知道错不了,因为在公路的上边肯定是古道,我看到有些人在上上下下的。

抄近路我就走到了古道上,真不错,石块路挺宽绰的,大概两米不到,真是官道。一路抬升,我特别注意到新修的路,可以直接到隘口的。终于到了垭口,有石碑刻着:京西大路北道(牛角岭-韭园村段),这可是当时西出京西古道的第一隘口啊,是捕衙南乡与王平口巡检司的分水岭,也是重要的收费关隘。

这里的风很大,朝下看就是斜河涧了,京西古道从那边一直朝上,这么上来够累的。很有意思,新的公路和历史的古隘口就隔的小山包,一定是修路是把山给炸开了。这地方够险要的,还有个碑亭,是永远免夫交界碑,雍正年间的,豁免这一带的的夫役。

在关城两边的古道上是密密麻麻的蹄窝,够深够多,可以想象当时古道商旅的繁忙。

该下山了,接父母去吃饭,但我想我一定要开车上来让他们看看蹄窝看看关城,于是就顺着新路盘旋而上,终于到了隘口,找个宽敞地儿停车。这个时候风更大了,我带着父母小心地在关城内外走了一遭拍照加DV后这才开车下山,他们又到过一个新的地方了。

从这里下山到水峪嘴村是条近路,但急弯路多,如果上行,车不多还是可以走的。我们最开始想在韭园吃午饭,后来我又想到水峪嘴吃饭,结果人多,我一给油就奔了市里,今天不农家了,不是走了古道了吗?我们去吃驴肉,这个够补,我的腰还没好呢,上次在云南落了病,不能长期坐着,站不起来了。

要说赶,这个端午我够赶,昨天一趟古道,端午的第三天我又来了一趟。唯一不同的就是我的腰很痛,坐一会就直不起来了。但我答应了朋友们就不能闪,所以我扛着。接着上山。

今天的天也很好,晴啊!一车五人,我有点累,带着四个女的我就上了路,跟她们说了,这次一定要徒步,我有准备,带了拐棍还有防晒防风的围巾,我也全副武装到牙齿了,论装备我一定能排在头儿里。

在韭园村,我想让她们摘了些野樱桃吃,然后开到路口停好车,跟她们说现在我们开始徒步。我有登山杖可以支撑我的老腰,带了三部电台外加GPS加地图,水没有问题,村里有泉水可以补充,唯一的就是午饭,需要落实。

这次我是从走桥耳涧村,这里有古道,还有关帝庙,当然有农家乐,我们的午饭就准备在这里解决。

驾轻就熟,我带着她们走在古道上然后就到东落坡村,依次介绍我昨天到过的景点,看她们风烧着照相。在碉楼前,那个老头和老太太还是坐在老地方,不同的是老太天今天脑门上贴着黄瓜片,偏方治大病。她看着我,有些疑惑,昨天莫非他来过?怎么今天好象又是他啊?我心里念叨,我有病,有大病,昨天的就是我,就是我,我又爬了趟。

那一段长长的牛角岭古道了,我又爬了次,看来体力还成,除了腰痛不能长坐外。我一路跟她们说,不远,就20分钟,结果她们不断问我还有几个20分钟。

中午在村里吃的饭,我有点累,竟然在等菜的时候就睡着了,她们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,我恍惚间听到她们在叨叨柴鸡蛋,硬菜。我有点蒙了,我这是在哪里啊?不是还有颌烙面吗?不是还有卷子吗?上酱菜了吗?不是说这里的酱菜比京城的老字号还好吃么?

» 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www.jiuyuanjiangcai.com/pinping/92.html » 英雄不问来路,转载请注明出处,谢谢。
» 您也可以订阅本站:RSS 2.0

Tag:
目前盖楼 (0)层:

发表评论 »

« »